全职!盗笔!基三!橡皮章!懒癌晚期写手&半吊子低产词作
围脖→鬼神盛宴_饿哭了挖坑产粮吃
默默求互粉咩咩哒~

© 鬼神盛宴
Powered by LOFTER

【贺祁】那些年我们被官方强拆的西皮

河蟹清水,ooc了求别打,私设出没

#贺祁# 邪魅狂狷攻X阳光炸毛受

私设:贺祁邻居,祁放孙璟合租室友

os:格式君你个磨人的小妖精!


正文:


啊——混蛋你倒是轻一点啊!没看见它很痛苦吗!

我没经验,而且很滑。

难道我就不是第一次啊你这个渣!

别动,快进去了。

啊啊啊啊痛死老子了!溅了我一手!


祁放一把扯下耳机对着墙吼了一声——

“我说你们就算厨房play也要适可而止吧!”

那边诡异地安静了五秒,嘈杂声继续响起。


“好了进去了,锅盖呢?”

“先加葱和生姜吧你个白痴!”

“哦,那玩意儿在哪儿?”

“我哪知道啊这特么不是家么!”

“去年好像买过。”

“我去你个连鱼都不会杀的战五渣——卧槽等等它要蹦出来了!快找锅盖啊啊啊!”

当然祁放在心底刷屏了一百遍囧字之后,灌下一大口可乐冷静冷静,继续戴上耳机沉浸在被重色轻友的孙璟抛弃的痛苦中。

痛苦着痛苦着一下午就睡过去了。


被门铃吵醒的时候肚子正好开始叫嚣,祁放揉了揉眼睛嘟囔着起身。

“孙璟你大爷,还知道回来啊!”嘴上这么说着,祁放心里还是很高兴的,“说好的啊忘带一次钥匙就陪我看一场片子,今晚正好,想看那个很久了——”

门咔哒一声打开,祁放的笑容僵在脸上。

那张欠扁的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祁放脑子一热想起了下午的场景。

混蛋啊不就是做个菜么!有必要跟那啥似的……

贺天好整以暇地盯着眼前渐渐绯红的脸颊,等到那人别扭够了才慢悠悠地开口:“吃晚饭了么,有没有兴趣来我家厨房play啊?”

“完全没有!”祁放想也不想。

“恩,没吃的话正好过来一起吧~”

“混蛋啊我说的是没兴趣!”一起那啥什么的,想想就很羞耻了好吗!

祁放努力推开他靠过来的胸膛。

隔壁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自来熟啊摔!(╯‵□′)╯︵┻━┻!

这人还是不动弹,祁放不耐烦了:“喂,我说你——”

贺天一手撑墙,眼神紧紧盯着被禁锢的猎物。

“玩毛线壁咚啊!”祁放改推为拍,简直想一巴掌糊人脸上啊有木有!

他两手离开身侧的刹那,贺天另一只手灵活地向后伸去,轻易圈住了那把小蛮腰,还顺手捏了一下。

“你!”祁放气得说不出话,连脑袋上的细毛都炸了起来。

“唔,手感不错。”说着又捏了两下。

祁放照着那张欠扁的脸就是一拳,结果人像是早就料到似的,轻车熟路偏头躲过一击,又顺势抓住他紧握的手。

“乖,别闹~”

贺天露出胜利的笑容,自家的门开了,红毛脑袋露出来看了一眼状况,露出个被闪瞎的表情:“这个忙算是帮完了,老子撤退了。”

贺天把人打横抱起侧身进门:“谢了,垃圾袋顺便带下去。”

红毛一捶门——

“靠,老子不干了!溅一手热油皮都破了还帮你扔垃圾!”


门内。

祁放脾气不好但教养不错,当年被孙璟捉弄也不过是追着她跑了十圈教学楼而已——结果错过了上课时间双双被罚站这种就不提了。

于是他表面上愣着神被抓进贼窝,脑海里已经上演了折磨贺天的一百种方法.avi

比如大半夜不许睡觉扒光了衣服去楼下跑圈……(不要问我为啥又是跑圈!)

脑内小电影在被人扛进厨房play(雾),肚子咕咕叫的时候自动黑屏了,祁放满眼都是那一大桌子——

红烧鲫鱼爆炒大虾铁板牛柳香菇炖鸡!

(伪)烹饪技能满点的贺天把人放下后坐在桌边,翘着二郎腿悠闲开口:“一天都没吃东西,饿么?”

祁放的理智瞬间战胜了一切,咽下口水坚定摇头!

“你是想自己吃,还是……想要我来喂、饱你?”贺天别有深意地看了眼满桌子的菜,又把挑逗的视线移向祁放被桌子挡住的腰以下大腿以上某个不能描写的部位。

“……我吃!”美食当前,不吃白不吃!

祁放风卷残云的时候,贺天搬出了笔记本搁在餐桌上,脑袋枕在胳膊上背对着祁放歪向笔记本的屏幕,扬声器传出的声音很小,大概在看什么动漫。

这个姿势大概能治颈椎病?祁放食量不大,填了点肚子就开始一边扒拉饭粒一边悄悄盯着贺天脑袋上支愣八翘的黑毛发呆。


半小时后——

“喂,我吃完了,你还没吃吧?”祁放戳戳那撮不太服帖的黑毛。

没反应。

“贺天?”祁放站起身准备绕过去看看这家伙是不是厨房play了一下午纵欲过度陷入沉睡了,结果瞥见屏幕上正在放的熟悉场景,顿时一脸黑线。

屏幕上的懒羊羊正躺在灰太狼的大锅里,表情十分惬意。

这家伙心理年龄有六岁吗!!

祁放嘟囔一句,想来距离两人稀里糊涂那次已经过去大半个月,自己已经没有必要再纠结了吧。他松了一口气,无奈地凑上前伸长手臂正要关电脑,却被一只手拽住,猝不及防跌坐在贺天身上,正对上他的脸。

那双眼睛像是直直看进了人心,如同地狱恶魔般勾人心魄,哪有半点刚睡醒的样子?


“看完片子的话,不如我们来实践一下?”贺天伸出舌尖缓缓舔了一下唇角,配上故意放低的声音,厨房这么可爱纯洁的地方一下子升温。

简直色气满满好吗!

祁放拍掉他不怀好意的手:“我说的明明是鬼片啊混蛋!实践是要闹哪样啊又不是动作片!”

“哦?你想看动作片?”贺天缓缓靠近,凑在他耳边邪笑道:“其实不用看我们也能解锁很多姿势的,厨房play的成就达成后,浴室play也不错,宝贝你一定喜欢~”

“我去!你才喜欢浴室普雷!”祁放一下子弹出三步远,满脸的生人勿近。

“嗯,的确可以尝试一下。”贺天迅速出手制住他的关键处,轻轻揉捏起来,声线诱人至极:“感觉如何?”

祁放进入僵直状态,只是喘着粗气,一向阳光的脸涨得通红:“不……不怎么样!”

贺天轻轻地笑出声,“还是这么怕痒啊。”

“吃撑了不行吗!明明是你让我放开了吃的!”

贺天继续帮他揉着小肚子,祁放咬唇憋着笑,脸上一种视死如归般的扭曲。

“你吃饱了,该我了吧。”贺天忽然凑近,轻轻咬了一口他的耳朵!

祁放整个人炸毛起来,奈何这流氓的魔爪总是甩不掉。

跳了一下没挣脱,倒是成功地感受到了某个部位迅速发烫。

“我要出去散步消食!再见!”恩,那个地方是耳根啦你们想到哪里去了!

“做运动的话,阳台更合适一些,比如阳台普雷……”

“饭后不适合剧!烈!运!动!”祁放咬牙切齿,仍然坚持了动口不动手的原则。

然而对于流氓还是直接上手吧~


“乖~我会很温柔的。”

靠靠靠这句简直是渣攻必备开场白好吗!祁放只来得及在心里吐槽一句,贺天的嘴唇就压上来辗转流连,流连得人喘不过气来。

祁放感觉到他熟悉的气息,渐渐与那天的感觉重合起来。

与喝醉了稀里糊涂就滚到一起的那天比起来,此刻或许是因为这个吻技巧不错氛围正好,他明明神智清醒却依然沉醉不可自拔。

唔,竟然感觉不坏……祁放这么想着牙关一松,那人的舌头立刻探进来席卷内壁,祁放感觉到心里有一处渐渐酥麻,让他手脚发软。

贺天把他抱到自己腿上,等到两个人好不容易分离,贺天收尾般舔舔他的唇,笑声里带着不自然的低沉嘶哑:“呆子,一会儿可别忘了呼吸。”


【拉灯】河蟹大法好_(:зゝ∠)_


第二天正午的光线从黑色遮光帘的缝隙里漏下来,落在祁放布满粉色印记的胸前,贺天眯起眼睛盯着他微微阖动的眼皮,俯身凑在人耳边,别有深意道:“还没醒?我觉得落地窗play好像也不错。”

“贺天你大爷!”

——来自一脸“老子就装睡了怎么样”然后立刻把脸埋进枕头的祁放。



评论 ( 2 )
热度 ( 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