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盗笔!基三!橡皮章!懒癌晚期写手&半吊子低产词作
围脖→鬼神盛宴_饿哭了挖坑产粮吃
默默求互粉咩咩哒~

© 鬼神盛宴
Powered by LOFTER

【生贺】0810黄少天生日快乐!

#就想烤个小糖饼#

#有点肉麻嘤嘤嘤#


“吊车尾的有什么高见呐?”天才少年双手枕在脑后,一副懒洋洋的神态,半眯着的眼睛却闪出锐利的光亮,毫不掩饰自己的鄙视。

喻文州听到这句称呼,心脏也是一缩,面上仍然浅笑,“少天,我们打一场如何?”

面对连续赢了魏老大三场的人,黄少天虽然心里觉得诡异,嘴上却不肯让对方占了便宜。

“靠!别以为你今天运气好就可以得瑟!来来来给你十分钟看地图速度速度速度!”之后老子照样一剑戳穿你!黄少天脑内补刀,没吐槽出来他还是顾忌魏琛的面子,说话的几秒钟里已经点选了迷雾森林的图,他倒要看看这万年手残能搞出什么鬼名堂。

“来没来啊速度了!两分钟都没了!”黄少天控制夜雨声烦转着视角一边习惯性地刷屏。

“不用。”那边大概刚进图,发来一句。

“不用给你看地图的时间啊那我直接上了!”黄少天微微诧异,据他以往的观察,这货虽然是靠脑子打,也绝对没有一上来就能纵观全局的天赋。

“五分钟就够。”

“。。。。。。”黄少天低声切了一声,小样儿,还不是要时间看地图!这手残星人是耍了什么阴谋诡计才放倒魏老大的啊!!

不论如何小心为上!待会儿先磨蹭一会儿放放水,找到机会一击必杀,不能让着家伙得瑟了!自己要再输了就太难看了!碎碎念了三遍小心!黄少天飞快闪身,身后已经围了一群人,训练营的大部分人都选择了他的电脑屏幕,虽然被他转视角转到眼花,但毕竟那个慢吞吞的家伙还真是一点看头都没有。

也有少数站在喻文州身后的人,看了一会儿发现他操作的术士仍然毫无警觉性地走马观花看风景,便也放弃了转而跑到对面去看那天才少年华丽的操作。

五分钟过后,喻文州身后只剩方世镜一人。

被当做手残的少年像是感受不到身后人一个个离开,大概就算有人问他,也只能得到带着浅笑的一句“没关系,习惯了”。


“黄少黄少,手速压着点哟!”有人低声起哄。

黄少天倒是照顾起了众人的感受,放低了刷屏和转视角速度改放技能,这边一个拔刀斩,那边来一发三段斩,都是冷却短消耗少没有华丽光效的实用小技能,嘴上还不忘跟那谁搭话。

“你们也知道的我脑子没手快手速这种东西不是说控制就能控制的是不是,哎呀那谁谁,你快点别躲了出来吧大爷我看上你了!”

他一说话语速就不自觉加快,结果一不小心口胡了,周围听清楚的人震惊了半秒随即捂着嘴低声笑抽了。

“呸呸呸,我是说你出来吧大爷我看到你了!!!!”黄少天难得闭嘴,又开始狂飙手速刷屏试图掩盖那句后来被流传甚广的经典口胡,顺带多敲了几个叹号强调感情。却见屏幕上夜雨声烦的视线里突然出现漫天的咒语光效!

这一次训练营的众人见识了什么叫势均力敌,虽然输的,是喻文州。

其实最后谁的血条先清零这种事已经无所谓了,因为刚开始的几个连续的术士大招,夜雨声烦的血线也在安全线下了。

黄少天皱着眉头,要不是他发现得早,再加上两人装备上的差距……

本以为他只是深藏不露,打了一架才深切体会到他藏得有多深,这家伙耍起手段来简直是环环相扣坑中带坑,绝对绝对不能小看!

喻文州的角色已经灰了,训练地图和网游里不同的是,他的术士没有掉级掉经验也没有爆出什么东西,训练系统提示他选择关闭地图或再次对战,他抬眼瞧了瞧对方被显示器遮住,只露出一缕呆毛的脑袋,嘴角挂上一丝苦笑。

果然,最关键的时候,那样巨大的差距,无论他怎么努力都追不上。

对他来说,要维持全场两百四五十以上的手速,的确是需要超常发挥。

而对面的天才少年,轻轻松松就可以飙起三百。


那一场对决之后,小绵羊喻文州发了狠地加练,黄少天似乎是打架上了瘾,每次都在他手速加练的时候找他PK,美其名曰帮他升级硬件,然而几乎每场都放任手速狂飙变着花样虐术士,喻文州算是看出来了,这家伙纯粹是泄愤呢!

明白了这一点的喻文州有意躲着他,但是专注抢BOSS三百年的机会主义者是那么好躲的吗?

这天黄少天不依不饶地从训练室追到宿舍,终于把猎物截获,把披着小绵羊皮的喻文州堵在门上时,视线已经在桌子椅子床上转完一圈。

蓝雨训练营的条件很不错,黄少天知道这人以前不太受人关注,但是这家伙虽然一个人住单间,房间里却干净到空荡荡的没什么生气。他想起自己的狗窝,向阳窗台上甚至还摆了一盆方副队送来的小花,对比眼前连个窗户都没有的地方,小太阳黄少天瞬间心塞了。

这么阴沉的地方,住着那么温和的一个人。

游戏里心思缜密的机会主义者黄少天,在三次元里纯真得很,毫无防备地把所有心思写着脸上,后来说不上是彼此了解太深,还是多年的默契,喻文州甚至很轻易就从那张生动的脸里猜出他的内心os打了几个感叹号。


台灯发出的暖光并不能辐射到门口,但因为靠得近,喻文州仍然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松开他的爪子示意他可以尽情参观。

电脑还亮着,黄少天眼神很好,看得见桌面只开了一个文档,密密麻麻写满了字,还有标红加粗段。键盘边是本摊开的笔记,喻文州晃了晃手里的签字笔露出无奈的笑容示意他刚刚正在写。黄少天眼珠一转,奔至桌边动作敏捷地收起笔记本举高高,顺带威胁小绵羊。


“我了个去诶!你这家伙居然还写日记,被本大爷抓了现行!哈哈哈怎么样怕了吧,有本事pk赢了再来拿!哎呀呀其实本大爷也完全不介意真人pkpkpk!怎么样啊今晚再来一场!”

活脱脱一副地痞无赖调戏良家妇女的架势。

喻文州看着眼前散发着小太阳气息的少年,突然心念一动,他身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吧,自打进入训练营他几乎都是一个人吃饭训练睡觉,同住的人不是觉得压力大主动退出就是被每月测试刷下来离开,如今只剩他一个。

“话说你这家伙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啊居然一个人住这么大间,简直没天理啊没天理!这样吧为了避免人神共愤天怒人怨我今晚要是赢了你,我就分掉你一半的房间!为了公平起见呢你要是输了,你就分给我一半房间!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很公平啊所以赶时间啊速度来pk!”

喻文州愣了半秒,笑道:“有区别吗?”

“诶我说你会不会抓重点!现在重点是赶紧下楼pk不是我要分掉你房间好吗!!”心虚的某人炸毛。

喻文州看着色厉内荏的炸毛小狮子,忽然生出一股摸摸那颗毛茸茸脑袋的冲动,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却掩不住眼底的笑意。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黄少天竟然从那笑里看出一抹让人沦陷的宠溺。

心脏顿时重重一跳,他手忙脚乱地转移话题,“额,那个……当然有区别!你竟敢质疑小爷的智商吗!爷可是要成为联盟第一剑客的男人!速度来pkpkpk!小爷要虐得你跪下唱征服!”

终于意识到手里还有个笔记本,黄少天一下有了底气,趁喻文州微微愣神的功夫把本子摔到床上,正要说话时猛然看见笔记本摊开的扉页上几个端正的字体——夜雨声烦,黄少天,狮子座小太阳,旁边还有只信笔涂的小狮子,黄少天坚信如果妹子们看到一定会大呼嘤嘤萌哭惹!

混蛋啊他竟然也想嘤嘤萌哭惹!他又不是妹子!一定是蓝雨的妹子太少了需要自己在内心补足!黄少天内心掀桌了一百遍,表面上哼了一声高冷道:“小爷在训练室开房等你,你洗干净了速度来啊!”

说罢他又想起什么,迅速抄起笔在本子上刷刷刷龙飞凤舞了一番,“要成为剑圣的男人”习惯地小爆了手速,他在喻文州反应过来之前合起了本子,往人面前一晃。

喻文州条件反射去接,黄少天却并不松手:“来不来,给句话?”

喻文州瞧着少年一脸“你敢说不来我就不放”的神情,微笑点头的同时稳稳接住了自己的笔记本。

像是安慰似的,他在少年转身时又微笑着补充了一句。

“放心,少天要跟我PK,我一向求之不得的。”

“不过……”

“不过什么?”黄少天转过脑袋,充满挑衅之意的眼神带着一丝疑惑直直盯着喻文州。

“这一次,你洗干净了,等我吧。”

向来温和的人依然是平淡又郑重的口吻,黄少天直到很久以后也没弄清楚他那种“一本正经说情话”和“一本正经耍流氓”的技能到底怎么点亮的。

“谁上谁下还不一定呢,哼。”黄少天记得自己当时这么回了一句就大摇大摆出门了。

喻文州目送人出了门,这才不急不缓地翻到笔记某一页,见了上面的墨迹之后无声勾起嘴角——

“黄少天到此一游!!”


==============黄少生快快生!=====================

生日快乐呀,剑圣大大~


评论 ( 1 )
热度 ( 2 )